日暮乡关何处是

2016-12-12 13:57:38 来源: 梁亚平
【字体: 打印

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俗话说“借酒消愁愁更愁,抽刀断水水更流。”愁的特质就是深入骨髓,潜伏心底,魂牵梦绕,挥之不去,比疼痛更疼痛,比伤感更伤感。“问君能有几多愁,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。”李煜的亡国之恨如滔滔江水,似海如江的愁苦真是生不如死。                                        

乡愁比之亡国之恨,比之身陷囹圄,日暮穷途的绝望之愁,比之剪不断,理还乱,忧郁凄美的爱恨情愁多了几分憧憬和期许,更多了几分暖暖的故土的温馨。徽商财富甲天下,出了胡雪岩这样的传奇巨贾。可徽商们的商旅之路却无不充满了艰辛,还有更为凄苦的乡愁。安徽自古山多田少,人多地少,男孩才十来岁就告别父母,离别家乡外出经商谋生,往往一去就是十几年,甚至是几十年。窄窄的乌篷船沿着新安江顺流而下,望着渐渐远去的故乡的一黛山影,双眼怎能不被泪水模糊。就在这时,一股扑鼻的香气涌上来,立刻将浓浓的离别之痛冲淡了许多。原来是母亲临行前将当地特有的紫陶砂锅放置在船上,里面放上村边竹林里刚釆的嫩笋、自家腌制的火腿片、山林里的冬菇还有早晨刚点好的豆腐,木炭文火慢慢地煨着,要七八个小时才成。砂锅里跑出的香气久久地弥漫在船上,勾引着味觉,温暖着心窝,慰藉着背井离乡的愁绪,感喟母亲细密周全的良苦用心时,双眼不禁又湿润了,这就是乡愁。

千里明月寄相思,唐诗宋词对乡愁的描摹可谓极致。古代没有现代便捷的交通和快速传递讯息的手段,山高水长,路途遥远,长久的别离,使得乡愁更加炽烈,更加难捱。再加之战乱频繁,于是“烽火连三日,家书抵万金。”李白的《静夜思》:“床前明月光,疑是地上霜,举头望明月,低头思故乡。”算是写乡愁的名句,老少皆能吟诵。但我以为在众多的乡愁吟咏中算不上绝佳之作。我最为欣赏的是崔颢的《登黄鹤楼》:“昔人已乘黄鹤去,此地空余黄鹤楼。黄鹤一去不复返,白云千载空悠悠。晴川历历汉阳树,芳草萋萋鹦鹉洲。日暮乡关何处是,烟波江上使人愁。”这是怎样一幅杳渺隽永,诗意盎然的清朗画面哟,更绝的是最后收尾两句的乡愁意蕴,立刻赋予这诗情画意更高妙的境界。难怪李太白看见楼中墙上的这首题诗,佩服的连连赞叹到:“眼前好景道不得,崔颢题诗在上头!”情景交融写乡愁,崔颢留给后人的只能是叫绝赞叹,想超越难矣。乡愁成全了崔颢,崔颢成全了千古名楼黄鹤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