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高骛远,不如珍惜眼前

2017-02-16 15:42:30 来源: 席楠
【字体: 打印


  四月五日,农历二月十七,清明。

提起这个节日,我们通常会想到杜牧闻名古今的诗:《清明》 。基调沉寂,心境凄冷。相比这首,我更钟爱宋代程颢的作品《郊行即事》 :“芳原绿野恣行时,春入遥山碧四围。兴逐乱穿柳巷,困临流水坐苔矶。莫辞盏酒十分劝,只恐风花一片飞。况是清明好天气,不妨游衍莫忘归。”同是以景抒情,后者用更加明媚的景致来抒发对亲人的思念。

山城四月初的春,并不温柔。只是,纵使这寒风再过凌冽,也无法阻止自然界那一抹新绿重见光明。这一天,我跟随父母一同归乡,陪着爷爷为离世多年的奶奶扫墓。

或许是离家许久,路并不像记忆中那样崎岖难行,沿途反倒多了些桃花杏花,给这一贯荒凉贫瘠的山头增添些许生气。我来到奶奶的墓前,没有纸钱,也没有元宝,只放下一束新鲜的菊花,高洁,清白,她生前的最爱。然后轻声告诉她,爷爷身体健康,父母工作顺利,如她所愿,一切安好。

下山的路有些陡峭,我挽着爷爷走在后面。途中经过一位貌似三十岁的妇女,跪在坟前泣不成声,大致是因没能在母亲临终前看她最后一面而自责。爷爷拉着我的手:“她在时,我只顾在外忙碌,让她带着许多遗憾离世。如今她在天上看着,我们就要好好得活着,不愧对旁人,不留遗憾给自己。”或许奶奶走的那一刻,他已经意识到这些。所以这些年他从未让我们担心。

时间太快,太多的身不由己。我们在还未看清一些人的模样时就要和他们说再见。每天穿梭于车水马龙之中,奔波在温饱与理想之间,我们似乎都忘记自己最珍贵的是什么。

或许这天,除了祭拜与思念,我们是不是应该停下忙碌的脚步,去陪一陪健在的亲人,为他们做些什么。不需要贵重的礼品,也不需要豪华的饭店,或许只是一道拿手小菜,一杯清茶,一个温暖的午后。